彩经网大乐透走势图
蚌埠新聞網>> 媒體看蚌埠

播綠護林新“愚公”

-

2019-03-20 08:19     來源:
        

安徽日報記者 羅寶

江淮之間,隆起一個狹長的丘崗地帶,它被稱作江淮分水嶺地區。就在江淮分水嶺脊線之上,從1953年開始,以高青旺家族為代表的皇甫山國有林場三代林場人不畏艱難、甘于奉獻,播綠護林,建成一片13.4萬畝的林海,涵養著江淮的水源,保存著江淮地區最完整、面積最大的原始次生森林景觀帶,為1000多種動植物物種提供了良好生長環境,為子孫后代留下生態家園。

從一棵馬尾松到13.4萬畝林海

順著剛剛修建一新的縣道005線逐步深入皇甫山林場腹地,兩旁筆直挺立的巨大的馬尾松群落映入眼簾,一棵棵高達10多米、胸徑為六七十厘米的馬尾松紋絡斑駁、枝葉蒼勁,仿佛在向人們訴說著60多年前那個戰天斗地的光榮年代。

“這里叫二十里沖,是林場建場后栽植第一棵馬尾松和第一片林的地方,這都是我爺爺、父親那輩人流血流汗拼搏出來的。”高青旺的語氣里滿是自豪。

1957年,當時只有6歲的高青旺隨著爺爺奶奶、父母親從肥東縣舉家搬遷到皇甫山,跟其他四面八方來的人一道,加入到植樹造林的大軍。

“剛到這里時,到處都是荒山、雜草,其他什么都沒有,每到冬天容易失火,一把火就把山燒得禿禿的。”在高青旺的記憶中,建場之初的皇甫山猶如一張白紙,而剛到林場的建設者們也是一窮二白。

沒有房屋居住,高青旺一家就搭馬架子、蓋窩棚,一家12口擠在馬棚里。每天天蒙蒙亮,大人們就背上幾十斤重的樹苗,帶上干糧,趕到10多里外的山上栽樹,一干就是一整天。

“那時候,我妹妹剛出生不久,還在喝奶,家里又沒人帶,天一亮我母親就把妹妹背著上山,晚上再把妹妹背回來。大雨當小雨,小雨當晴天,埋頭苦干就是了。”高青旺的回憶里滿是艱辛。

1966年,15歲的高青旺長成大小伙子了,開始跟隨父輩上山栽樹。“我們是5個人一組,每人每天至少完成600棵,因為干活認真、賣力,基本上百分之百成活。”從那時起,高青旺將一生都交給了大山。

高青旺和他的兒子一起在巡山。安徽日報記者 李博 攝


今年春天,在當年栽下第一棵樹的地方曲亭大包山,高青旺懷抱一棵馬尾松,就像抱著自己的孩子一樣,難掩激動:“這棵樹長這么大,我都抱不過來了。當年栽它的時候沒有機械,我們可是靠雙手下功夫栽活的。”

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地方成立了生產建設兵團,又有30位知青下來了,造林大軍日漸壯大。“從城市來到這偏僻的山村,當時心里真的不是滋味。夜晚到處是黑漆漆一片,還能聽見野獸的叫聲,又想家,根本睡不著。好不容易睡著了天也快亮了,又得起來去挖樹凼,每人20個,挖完了回來才能吃早飯,吃完早飯再去挖。”   當時的下放知青林祖元談起往日的情景仍記憶猶新。后來,林場組建了皇甫山工人子弟小學,青林祖等一批知青成了老師,而他的四個孩子有三個選擇繼續做林業工人,除一人退休外,另外兩個現在依然是皇甫山的守護者。

種樹太苦太累,幾十年來,陸續有人離開,而高青旺爺爺高太發的鼓勵始終銘刻在高家人的心里:“力氣是浮財,用完會再來;只管帶勁干,不要有怨言。”

2001年,高青旺的兒子高峰從滁州商業干校畢業后被深圳一家公司錄用,可老爸的電話一個接一個。“臭小子,你什么時候回來看林子!”想著家里的青山綠水,看著眼前的大千世界,高峰有些迷茫。

“種了幾輩子樹,輪到我還要種?”高峰心有不甘。可父親的堅持,以及從小就有的對林場的那份感情,還是讓高峰下定決心,重回皇甫山。“前人栽樹后人乘涼,沒有老一輩人艱苦奮斗就沒有我們今天優良的生態屏障,我們更要把這片青山叢林保護好、代代相傳,把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高峰堅定地說。

四季更替,寒來暑往。在三代林場人的苦干下,皇甫山從一片荒山到13.4萬畝林海,森林覆蓋率達96.1%,成為皖東地區一個集國家森林公園,省自然保護區和國家AAA級旅游景區為一體的“天然氧吧”,被譽為華東的“西雙版納”。

“是皇甫山養育了我們,做人要知恩圖報、踏實肯干,要對得起當初的誓言,再難都要把所有山頭種滿綠樹。”高青旺從老一輩手中接過了播綠護林的接力棒,又將它傳至自己的后代,一家四代24口人用60多年的堅守兌現了對皇甫山的承諾。

從挖凼植樹的造林人到望火樓上的護林員

沿著崎嶇的山路步行約一個小時,登上皖東最高峰——399.2米的北將軍嶺。嶺上有棟將軍閣,據傳是南唐大將皇甫暉屯兵時興建的4層樓閣,它成了林場的望火樓。在將軍閣守望林場,高青旺一干就是19年。

再次登上望火樓,撫摸著熟悉的板床、木桌,拿起那副陪伴了他多年的望遠鏡,眺望四周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高青旺感慨萬千。

1985年的一天,高青旺在間伐樹木中為救兩名工友,被突然倒下來的一棵大樹砸傷,造成雙腳粉碎性骨折,從此落下殘疾,無法承擔重體力勞動。“平時再苦再累都沒有難過過,可當時想到今后可能要一直柱拐杖,不能再干活了,不能再為林場做事了,我第一次覺得心酸了!”后來,高青旺被送出去療傷,慢慢恢復并丟掉了拐杖,閑不住的他便自告奮勇去望火樓做瞭望員。

兩個人,4天一輪班,吃穿用住全靠自己帶上望火樓,用水要到山坡的井里挑。沒有廣播電視、沒有空調,高青旺就在一盞孤燈下送走了一個個春夏秋冬。白天看煙、晚上看光,方圓百里內的草木山水都印刻在他的心底。“在望火樓里,雖然一個人孤孤單單,但每天能聽到各種鳥叫,聽到風吹松樹的聲音,看到林場的每一個細節,我感覺是一種幸福。”跟鳥兒傾訴,與松濤做伴,高青旺已將自己融入進山林。

臨近清明,森林防火任務重了起來。每天一大早出門,高紅步行3萬步左右,在看護的4000畝林木區來回巡查,夜幕降臨時返回。這樣的日子,高紅堅持了20年。

“1995年我考上滁州輕紡技校,爸爸沒讓我去上;1998年市紡織廠招工我被錄用了,爸爸還是沒讓我去上。1998年底,林場對職工子女招工,爸爸送我去報了名。”對父親的做法,高紅當初并不理解,特別是有人說一個女孩子干什么不好,非要去栽樹、看林子,高紅滿是委屈。后來,隨著對護林員工作的逐步了解,高紅漸漸喜歡上這個職業,并跟林場職工馬開葉結婚,將根扎在了大山。

為方便護林,20年來,高紅和愛人一直住在林區旁的護林點里。兩間屋子已顯破舊,屋里的家具、電器都用了十年、二十年以上,網絡信號今年年前才開通。由于夫妻倆工作忙,兒子馬永出生后一直跟爺爺奶奶在附近的大柳林場生活,如今已在滁州市的職高上高二。“孩子我們帶的少,也很少走出林場,小時候就顯得有些孤僻,10歲前都沒見過汽車……”說到此處,高紅的眼淚止不住流下來。“孩子學的是機電專業,明年畢業后我也想過讓他回林場工作,現在都是機械化了,他一定有用武之地。”

高青旺說,對護林員來說,一怕失火,二怕偷樹。在高青旺和高紅擔任護林員的時期,林場沒有發生一起火災,也很少有偷盜現象。

在皇甫山林場,一代代護林人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著林木,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林木。

護林員梅生一次累到天黑才到家,倒頭便睡,妻子喊他起床吃飯,幾次都叫不醒。“失火了!”梅生聽到妻子的話,一下了就跳了起來,問到:“哪里?哪里?”起身就往外跑。

護林員李志兵經常帶上防火專用對講機、一根木棍、少許干糧和飲用水等巡山的裝備,一走就是10個小時以上,餓了便坐下來就著水吃點干糧,有時要冒著刺骨的寒風,整夜蹲守在林內,抓捕偷砍松樹者,由于鞋子磨損得相當厲害,幾乎一個月就要換一雙……

從只拿一半工資到收入年年高

在皇甫山森林公園深處的彌陀寺景區,泉水叮咚、清煙繚繞、茶園飄香、溜鎖橫貫,一座兩層的木質茶樓內,游客正愜意地品茶賞景,高青旺和老伴忙前忙后招呼著。

“你瞧這皇甫山,樹、果子、杜仲的樹皮、樹葉,哪樣不是錢,還有生態旅游,可受歡迎呢!山是萬寶山,樹是搖錢樹,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高青旺退休后,和兒子高峰承包了茶樓、高空溜索和燒烤的生意,收入一年比一年高。

“從上個世紀末期開始,林場的發展進入最困難的時期,林場人也成為被邊緣化的一群人。生態和效益如何取舍,成為擺在所有人面前的一道難題。”2003年,正值壯年的劉緒香走馬上任場長,當時就有部分職工要求砍伐售賣掉一批大馬尾松發放工資,但林場為了保護完整的生態,還是決定勒緊褲腰帶,從牙縫里擠,只發一半工資。“當時大部分林場職工跟我的想法是一樣的,就是這些樹是老一輩林場人用血汗種下的,是大山的根,是林場的臉面,是林場人的命,絕不能毀在我們這一代人手里!”劉緒香說。

這一次,淳樸、無私的林場人顧全大局,選擇了生態優先。林子保住了,可林場由商業性采伐為主、以木謀生,向保護培育森林資源、守林護林轉變是大勢所趨,林場的未來在哪里?

“我記得剛擔任場長的時候父親對我說,林場職工一個月工資還不如在農村賣一挑菜的錢,當場長讓工人富起來才是本事。”在林場干了一輩子的老黨員、老先進劉文先的話讓劉緒香倍感壓力。

“守著林海還能沒有飯吃?”劉緒香決定轉變思路,把林場經營起來,以改革激發新活力,讓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

2017年,皇甫山國有林場實施改革。實施合并組合、人員分流的林場輕裝上陣,拓展發展空間,森林旅游、林下種養殖、森林特色小鎮等產業活力逐漸顯現。職工趙海波主動選擇提前退休,承包了森林公園大門口的飯店,一年的純收入將近10萬元;劉緒香帶頭建房搞起了民宿,統一設計、統一裝修、統一經營,兩批20套民宿4月底前即可陸續裝修完成;林場4個香菇大棚的冬菇正處于采摘期,一天幾百斤鮮菇成為搶手貨,銀條、百蕊草、柞蠶等林下種養殖產品銷售良好;去年舉辦的以“相約皇甫山,結緣彼岸花”為主題的皇甫山國家森林公園首屆彼岸花旅游節成為吸引八方游客的一大亮點,目前正積極籌備第二屆;規劃面積3000畝的皇甫山國有林場首批國家森林小鎮建設試點正穩步推進,集森林觀光旅游、森林康養、休閑度假、農耕體驗等為一體,并可有效帶動周邊鄉鎮旅游等產業發展,促進“大滁城”旅游業綜合發展……

·短評·

艱苦奮斗建設生態文明

皇甫山曾是一片荒山,雜草叢生,如今“山是萬寶山,樹是搖錢樹”。66年來,以高青旺家族為代表的三代皇甫山林場人,聽從黨的召喚,甘于奉獻、艱苦創業,一代接著一代干,持之以恒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用實際行動詮釋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

建設生態文明是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千年大計,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皇甫山林場的輝煌成就,是建設生態文明的典型范例,是推進綠色發展的生動縮影。在加速打造生態文明建設安徽樣板的實踐中,我們要學習和弘揚皇甫山林場人牢記使命、艱苦奮斗的精神,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立足當前與著眼長遠相統一,切實保持和加強生態環境保護建設的韌勁和恒心,馳而不息,久久為功,努力形成人與自然和諧發展新格局,為子孫后代留下天更藍、山更綠、水更清的優美環境。我們要堅定走好綠色發展之路,統籌好經濟發展和生態環境保護建設的關系,加快構建以產業生態化、生態產業化為主體的生態經濟體系,探索走出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為導向的高質量發展新路子,實現經濟發展與生態環境保護的雙贏。


深度閱讀

蚌埠全面取消企業銀行賬戶許可
另外,蚌埠市內多家銀行還開通了電子渠道預約申請開戶,企業可通過銀行的網上銀行、手機銀行、微信公眾號等渠道預約開戶,預約成功后攜帶開戶申請材料前往銀行網點辦理開戶業務,銀行賬戶服務更加便捷。 [詳細]
銀行| 開戶| 賬戶|
流向龍子湖的污水有多臟?
最早的一篇是2013年5月8日《關于龍子湖水體水質情況的說明》,其中提到,“根據蚌埠市環境監測站近期對龍子湖水體的水質監測結果,龍子湖水體水質符合《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GB3838-2002)Ⅲ類水標準要求,未達到富營養化狀態,同時水體中生長的水... [詳細]
龍子湖| 水口| 水質|
彩经网大乐透走势图